• <mark id="wwv77"><noframes id="wwv77">

    <video id="wwv77"></video>

    1. 新闻资讯

      news

      行业资讯

      科贝首页 > 新闻资讯 > 行业资讯

      精准治疗时代下恶性黑色素瘤治疗策略怎么?三位专家带你深入探讨!

        时间:2021-12-24  来源: 网络  作者:未知  点击:66

        转载(医学界肿瘤频道

        转载仅作观点分享,版权归最初的原作者所有

        如有侵犯版权,请及时联系小编

         

        仅供医学专业人士阅读参考

         

         


        恶性黑色素瘤的患者依从性如何提高?一文理清!



        恶性黑色素瘤来源于皮肤、黏膜、眼和中枢神经系统色素沉着区域的黑色素细胞,约占全部肿瘤的3%。该疾病可由先天性或获得性良性黑素细胞痣演变而成,或由发育不良性痣恶变而来,也可以是新发生。近年来,该疾病的发生率和死亡率逐年升高,与其他实体瘤相比,其致死年龄更低。恶性黑色素瘤除早期手术切除外,缺乏特效治疗,预后差。因此,恶性黑色素瘤的早期诊断和治疗极其重要。鉴于此,特邀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肿瘤科秦艳茹教授,以及江苏省人民医院肿瘤科朱陵君教授,还有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邵逸夫医院肿瘤内科楼芳教授做客,就恶性黑色素瘤的基因检测以及患者管理相关问题展开学术交流。

         

         

        基因检测获得指南推荐,BRAF抑制剂成为一线治疗优选

         

         

        楼芳教授分享道:“随着恶性黑色素瘤诊疗的规范化,基因检测的手段越来越先进,《2021版中国临床肿瘤学会(CSCO)黑色素瘤指南》也已发布,指南中推荐无论患者分期如何,进行了恶性黑色素瘤的病理诊断,获取了病理组织后的患者都进行基因检测。在指南中作为I级推荐的检测位点有BRAF、NRAS、c-KIT等多种基因,检测方法包括PCR、二代测序(NGS)等,NGS也在指南中作为II级推荐,对于经济情况不允许的患者,也可以选择免疫组化的方法进行初筛。目前针对BRAF的靶向药物都已经上市,NRAS抑制剂目前也正在开展临床研究,因此,进行基因检测对于患者后续的精准治疗意义重大。”

         

        秦艳茹教授谈道:“如果患者的基因检测结果为BRAF突变阳性,我们优先考虑达拉非尼+曲美替尼双靶治疗,可以有效改善患者的生存期。针对BRAF突变阴性的患者,免疫治疗是目前的主要治疗手段。NRAS突变阳性的患者,MEK抑制剂可能作为潜在的治疗靶点。另外,对于BRAF阳性的患者一线治疗进展后也可以考虑免疫治疗,免疫治疗进展后可以尝试化疗联合靶向治疗等手段。”

         

         

        精准治疗时代,“D+T”方案带来安全可靠治疗手段


         

         

        楼芳教授分享道:“现在肿瘤的治疗进入了精准治疗时代,很多肿瘤都是异病同治,不仅是黑色素瘤,在其他的瘤种中也有检测到BRAF基因突变,达拉非尼联合曲美替尼(D+T)是目前已经上市的BRAF V600E抑制剂,总体的安全性良好,皮疹等不良事件的发生率较少。其他的不良发应大多为1-2级,少数为3-4级,目前的指南对于不良反应的处理也进行了推荐。达拉非尼联合曲美替尼无论是在临床试验中或是后续上市的真实世界中,均展现出了可控的安全性。”

         

         

        做好患者心理建设可有效提高患者依从性

         

         

        黑色素瘤患者在治疗的过程中,依从性对于疗效具有一定的影响,对此,朱陵君教授分享道:“黑色素瘤的恶性程度非常高,因此在确诊的时候我会告诉患者,黑色素瘤是‘癌王之王’,必须引起重视。第二,我会告诉患者,在面对‘癌王之王’时,我们目前已经有很多药物可以使用,以此来增加患者的信心,做好患者的心理建设。

         

        第三,在随访方面,无论是何种渠道,移动医疗平台、微信群或者电话,首先需要让患者能够联系到医生。此外,需要定期主动随访,我或者我的学生、团队等会主动分享患教文章,或者分享一些新药进展。我们会定期组织一些患教会,增强患友之间的交流,分享一些抗击肿瘤的故事,让患者知道有我们这些医学专家做后盾,他们并不是单枪匹马在战斗,这样他们的抗癌之路也会更有信心。

         

        最后,做好患者不良事件的管理。我们首先需要在治疗前告知患者有可能出现哪些不良反应,让患者做好心理准备,并且让患者感受到我们这些医疗团队会与之并肩作战,以上这些方法都有助于提高患者的依从性。”

         

        楼芳教授谈到:“恶性黑色素瘤属于相对不常见的肿瘤之一,基层医院的医生、患者都对这个疾病缺乏一定的认知,因此当患者来到门诊就诊时,或者线上咨询时,我们需要进行疾病的基本介绍以及具体的注意事项的告知,例如,一部分患者喜欢把瘤体抠破,这样会导致血液传播。这些基本的疾病知识,需要我们与患者提前做好嘱咐,我会搭建一个我的恶性黑色素瘤患者微信群,在群里会就一些疾病情况、治疗进展以及新的临床试验信息进行分享,让患者充分认识到这个疾病目前的治疗手段。”

         

        秦艳茹教授表示:“在临床我的感受是,打铁还需自身硬,首先医生需要对疾病有较为精湛的学术知识,对于黑色素瘤的诊断、治疗、最新进展有充分的了解,这时再去和患者或者家属进行一些必要的沟通,告知治疗过程中可能出现的问题以及紧急的处理手段等,取得患者的信任,才能提高患者的依从性。”

         

         

        长路漫漫,黑色素瘤诊疗仍需进一步探索与发展

         

         

        秦艳茹教授认为:“除了黑色素瘤以外,在其他的癌种中也存在BRAF基因突变,而这些患者使用‘D+T’方案也展现了良好的疗效。目前恶性黑色素瘤的治疗上已经有了突飞猛进的进展,但在未来还存在需要我们关注的问题,包括黑色素瘤的术前转化治疗、联合治疗的应用、生物标志物的探索等。术前转化治疗可以有效地减少肿瘤复发,甚至将不可切除的患者转化为可切除,但是目前还需要开展更多的临床试验来证明药物的敏感性。联合治疗在其他肿瘤中已经得到了应用,我也很期待多个联合治疗方案会不会带来更好的疗效。此外,生物标志物也是我们临床上探索的方向之一,比如PD-L1表达水平、微卫星高度不稳定(MSI-H)等,我们也在寻找特殊的靶标能够预测恶性黑色素瘤的预后。”

         

        朱陵君教授谈到:“在黑色素瘤中,除了BRAF靶点以外,还存在c-KIT等其他的位点,而目前这些位点仍然较少,比如c-KIT位点的治疗方法与间质瘤存在一定的差异,因为我们也希望有更多黑色素瘤的案例能够指导临床药物的选择。

         

        除了转化治疗之外,辅助治疗也是黑色素瘤中重要的一部分,通过辅助治疗可以减少患者的复发转移。新药的不断涌现,新的靶点层出不穷,可以更加精准地抗击肿瘤,最后将现有的武器联合使用,注意患者的毒副反应,一定会有越来越多的患者获益。”

         

        楼芳教授分享道:“目前对于黑色素瘤的内科治疗还需要依靠强大的网络进行患者宣教,提高患者对于早期黑色素瘤的关注,避免更多的患者在晚期才到医院就诊。此外,我们还需要依赖强大的多学科诊疗(MDT)团队,或者医院和医院之间MDT团队的交流,为患者制定合理的诊疗计划。

         

        有一部分患者已经接受了外科根治切除手术,但是并没有接受彻底的前哨淋巴结清扫,此时我们需要进行再次评估是否需要补做前哨淋巴结清扫。目前越来越多的治疗手段出现,如何进行排兵布阵也需要参考指南进行亚型的分析,结合基因检测结果等多种因素为患者制定个体化的诊疗策略。

         

        由于恶性黑色素瘤很容易出现复发转移,因此我们建议患者复发转移之后,针对转移灶需要再次进行基因检测评估。转移灶与原发灶存在差异,可能出现新的基因变化,包括BRAF基因突变,此时针对BRAF基因突变的药物,可以为患者带来新的治疗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