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ark id="wwv77"><noframes id="wwv77">

    <video id="wwv77"></video>

    1. 新闻资讯

      news

      行业资讯

      科贝首页 > 新闻资讯 > 行业资讯

      还不知道抗血管生成药物如何使用才能使患者获益最大化?

        时间:2022-01-07  来源: 网络  作者:未知  点击:16

          转载(医学界肿瘤频道

        转载仅作观点分享,版权归最初的原作者所有

        如有侵犯版权,请及时联系小编

        仅供医学专业人士阅读参考

         



        NSCLC患者维持治疗策略应该怎么?一文解析!


         

         

         

        非小细胞肺癌(NSCLC)约占肺癌的85%,大多数患者确诊时已经处于局部晚期或晚期,失去了根治性手术的机会,预后相对较差,严重危及患者生命健康。幸运的是,近年来免疫、靶向等治疗手段进展迅速,与原有的放疗、化疗等传统治疗手段有机结合,显著改善了患者预后。

        其中,血管靶向治疗与化疗联合的证据充分,已证实可发挥更好的抗肿瘤作用,延缓耐药,且不良反应可控。然而,对于如何更有效使用抗血管生成治疗这一武器,临床见解各有差异。鉴于此,邀请到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周生余教授针对抗血管生成药物的使用策略进行了深入解析。

        抗血管生成药物联合治疗成为NSCLC全新探索方向

        恶性肿瘤的发生发展离不开新生血管的形成,抗血管生成药物在晚期NSCLC领域应用已经具有很长的历史。针对抗血管生成药物的未来发展方向,周生余教授谈道:“近些年来抗肿瘤的治疗手段越来越丰富,免疫治疗可以使患者的生存期显著延长,对于NSCLC患者而言已经具有了充足的循证医学证据,免疫治疗药物的在NSCLC中的应用也越来越广泛。但是免疫单药的客观缓解率(ORR)有限,如何通过与化疗、抗血管生成药物的联合使用来让大多数患者从中获益,成为了肺癌治疗的一大探索方向。

        按照肿瘤微环境(TME)状态划分,多数NSCLC属于“热肿瘤”,对免疫治疗等新型治疗手段的应答较好,但也有很多患者的TME呈现乏氧、免疫抑制的特点,会影响各种治疗手段的效果,因此改造肿瘤微环境对提升疗效、改善患者长期预后非常重要。

        我们都知道,血管内皮生长因子(VEGF)在促肿瘤新生血管形成、调节乏氧状态和免疫抑制中均起到重要作用[1],因此,能够靶向VEGF的抗血管生成类药物,有望使肿瘤血管正;,改善肿瘤乏氧状态,进而在联合放疗、化疗、免疫治疗等手段使用时,发挥协同增效作用。

        重组人血管内皮生长抑制素作为我国原研的抗血管生成药物,在国内肺癌领域的应用已有很长时间,其疗效和安全性得到了临床验证。此外,多项临床前研究显示,重组人血管内皮抑制素可改善肿瘤微环境[2-3],因此重组人血管内皮抑制素联合放疗、化疗或免疫治疗也是临床研究和实践中重点探索的方向,有望进一步提升疗效。”

        抗血管生成药物足周期+长疗程使用可使患者最大化获益

        周生余教授指出:“血管生成贯穿肿瘤发生发展的全过程,同时,肿瘤微环境中促血管生成因子(TAF)种类及数量均随肿瘤生长而不断增加。因此,如何更加合理地应用抗血管生成药物,以期最大化肿瘤患者的生存获益仍然需要进一步探索。

        从抗血管生成药物的作用机制上看,在整个治疗过程中抑制新生血管的形成以及改善肿瘤微环境,会为患者生存期的进一步延长带来好处。因此,足周期+长疗程的用药模式成为了患者使用抗血管生成药物最大化获益的治疗模式。

        在这种情况下,‘维持治疗’和‘跨线治疗’是抗血管生成药物在临床实践中的探索方向之一,重组人血管内皮抑制素是以VEGF等多种促血管生成因子为目标的泛靶点内源性蛋白药物。足周期联合给药,可以使肿瘤血管趋于正;,长疗程持续维持治疗,可以抑制肿瘤血管新生,诱导不成熟血管的退化。且重组人血管内皮抑制素安全性较高,不导致肿瘤耐药,适合足周期长疗程使用。

        理论上,重组人血管内皮抑制素足周期持续应用联合化疗,能突破传统化疗药物的疗效局限,最大程度提高疗效,长期控制肿瘤延长患者生存。”

        维持治疗‘高效低毒’是关键

        提到晚期NSCLC患者维持治疗的策略,周生余教授表示:“维持治疗的理念起源于化疗时代,而现在的靶向、免疫治疗时代,依然延续了这个概念。维持治疗已经成为晚期NSCLC治疗的基本策略和模式,因为通过维持治疗,能够最大程度地延长患者的无进展生存期(PFS)。

        既往的研究和临床经验表明,若患者治疗后达到疾病稳定(SD)或更佳的状态,应该尽量选择维持治疗。对于驱动基因阴性且PS评分为0~1的晚期非鳞NSCLC患者,《晚期NSCLC抗血管生成治疗中国专家共识(2020)》中推荐采用抗血管生成药物单药维持治疗。在这种情况下,‘高效低毒’的诊疗模式是维持治疗的关键,我们应该结合患者的PS评分以及患者的疗效评估结果,选择安全性以及患者依从性较高的药物作为维持治疗策略。

        我曾经接诊过的一例患者,在通过化疗获得缓解之后,采用培美曲塞联合重组人血管内皮抑制素维持治疗两年以上,期间一直处于完全缓解(CR)的状态。由于患者疾病状态良好,我们经过讨论,建议患者停药观察。目前的随访结果显示,经过了抗血管生成药物足周期+长疗程的维持治疗,患者在停药一年后仍然未出现复发,这也体现了维持治疗的重要性。”

        经典药物联合应用,带来全新治疗手段

        周生余教授谈道:“重组人血管内皮抑制素非常符合维持治疗药物选择‘高效低毒’的理念,作为抗血管生成药物中的代表,从作用机制看,足周期+长疗程的维持治疗具有重要的意义。此外,结合我自身的临床使用感受,患者的各方面条件如果能够符合要求,维持治疗可以最大程度上延长患者的无病生存期(DFS)。

        在现在这个新药不断涌现的时代,我们也在探索重组人血管内皮抑制素这类经典药物和免疫检查点抑制剂联合,在一些瘤种的后线治疗中采取足周期+长疗程的治疗模式。在NSCLC、头颈部鳞癌中,这类临床研究也均在开展。我们也期待重组人血管内皮抑制素能够和靶向、免疫治疗有机结合,为患者带来全新的治疗手段。”